• 标准
  • 图书

标准化新闻

    普拉多停产是国六排放标准和“双积分”政策逼的吗
    发布时间:2020-07-08 | 信息来源:中国汽车报网

          继兰德酷路泽、普拉多2.7L、锐志、皇冠后,一汽丰田又一款车型宣告停产。6月23日,一汽丰田普拉多3.5L车型最后一辆新车下线,这也意味着本土化生产的普拉多车型正式停产。从2003年至2020年,一汽丰田在17年时间内,累计生产了34.67万辆普拉多。

          政策法规成重要推手

          在外界看来,普拉多停产的最主要的因素便是国六排放标准和“双积分”政策。

          四川省成都市生态环境局公布的《四川一汽丰田生产AVALON车型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显示,国产普拉多3.5L车型停产是“受国六排放法规影响”,而之前停产的2.7L车型则是由于“国家燃油限制法规影响”。

          根据生态环境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商务部、海关总署发布的《关于调整轻型汽车国六排放标准实施有关要求的公告》,自2020年7月1日起,全国范围实施轻型汽车国六排放标准,禁止生产国五排放标准轻型汽车,进口轻型汽车应符合国六排放标准。而当前在售的普拉多均为国五排放标准,无法满足国六排放标准。

          同时,按照“双积分”政策要求,在中国境内销售乘用车的企业(含进口乘用车企业),对企业平均燃料消耗量积分及新能源汽车积分情况进行考核,只有两种积分之和大于零才算达标,如果出现负积分,则需要采取措施抵偿归零或调整生产与进口计划;若无法抵偿归零,相关车企可能无法销售新品。而2018年、2019年连续两年,生产普拉多的四川一汽丰田双积分均未达标。四川一汽丰田在2018年与2019年新能源汽车积分依次为-105199分和-166003分,在“负积分车企”中排名前列。

          鼓励小排量、低油耗车型和新能源汽车生产的政策,让排量高达3.5L的国产普拉多不合时宜,如若不停产,将严重拖累一汽丰田的积分,被停产也在情理之中。

          此外,《乘用车燃料消耗量评价方法及指标》(GB27999-2014)要求,到2020年,我国乘用车新车平均燃料消耗量水平要在2020年下降至5L/100km左右。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随着国内油耗管理政策的加强,普拉多这种高油耗车型,在中国很难达到油耗法规标准,继续生产将对企业产品油耗管理带来一定压力。从企业角度来说,停产是一个合理的选择。今后普拉多在满足国六标准后,仍然可以通过小批量认证3C进口的方式,进入国内销售。

          停产原因并不简单

          虽然表面上政策法规因素是促使普拉多停产的原因之一,但其背后或许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罗兰贝格全球合伙人方寅亮认为,除无法满足油耗法规要求之外,普拉多停产还有其他几方面原因。首先与跟丰田自身的产品线更新有关,包括普拉多、锐志、皇冠在内的几款产品基本都处在其生命周期末端,停产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如亚洲龙发布后,会将锐志、皇冠这些已销售多年的产品替换掉。其次,从丰田的产品投放策略上来说,普拉多这一级别的SUV并没有作为未来发展的重点,可以借此次国六排放标准和双积分政策顺势停产。

          崔东树分析认为,虽然表面上看国六排放标准是普拉多停产的原因之一,但是从丰田的技术水平看,让普拉多达到国六排放标准并不是很难的事情。“普拉多与其他品牌车型并不在同一个层次上竞争。停产后,普拉多的供应链不在中国,很多同类产品就无法借鉴它的供应链发展壮大自己。我们一直希望通过建设属于自己的供应链进行发展,供应链的建设有赖于整个零部件水平的提升,普拉多的供应链如果在国内,对我国同类产品制造水平的提升能起到促进作用。”崔东树表示。

          此外,根据四川一汽丰田生产AVALON车型项目公示信息,普拉多停产后,四川一汽丰田将改造并扩建原有厂房和附属设施,新增设备932台/套(含进口设备79台/套),利用原普拉多产能及与四川野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合作的产能生产亚洲龙车型,形成10万辆/年生产能力,其中新能源车型不低于5000辆/年。

          刨除政策因素,获取更多利润或许是普拉多停产的另一原因。尽管当下看普拉多的单车利润要远高于亚洲龙,但需要注意的是,亚洲龙是基于TNGA模块化架构打造的车型,依托该模块化架构,未来一汽丰田可以在该生产线上投放更多的产品,更高的产量加上模块化架构,将显著降低丰田的制造成本,以获得更多的利润。

          结束也是新的开始

          “普拉多停产,对于国内硬派越野车市场来说,是失去了一个对标对象,而不是失去一个竞争对手。”崔东树认为,普拉多停产对于硬派越野车市场竞争格局的影响并不明显。

          方寅亮认为,硬派越野车的发展趋势也在改变,比如前不久新发布的路虎卫士改为承载式车身。目前,乘用化、小排量、燃油经济性等变成了硬派越野车未来很重要的发展方向,新能源化也被提上议事日程。这些趋势同样适用于普拉多。丰田需要对生命周期已经很长的普拉多等产品进行升级,去构建未来在硬派越野车产品线上的下一代产品。

          有观点分析认为,对于丰田而言,包括普拉多在内的丰田高端产品停产,短期内不会对丰田在华市场的体量造成根本性的伤害。但是,由于旗舰产品对于品牌来说不可替代的高端引领与示范效应,这一举动从长远来看将给丰田在中国市场造成一定损失。

          “近几年丰田在华停产的几款车型都是老旧车型,丰田未来发展的核心是如何将全新的迭代产品更有序地导入中国。”方寅亮表示。尤其是基于TNGA模块化架构的车型,未来将成为丰田汽车在华的主力,而一汽丰田现有的产能,已经不能满足市场的需求,将四川一汽丰田产能进行技改,以满足未来模块化生产的需要,将是丰田在华政策的主要贯彻方向。据悉,最新曝光的全新普拉多也是基于TNGA模块化架构打造的新车型,不排除未来全新普拉多依旧落户四川一汽丰田的可能。模块化生产能够给丰田在产品线配置上带来更多选择,这也是其停产普拉多的因素之一。